妖不负兮

你们好呀。
其实我喜欢写文,
但是我懒……
一般只吃all主角,不拆不逆!
喜欢张楚岚
岚岚爸爸爱你!

(玉碧)小别

想看前篇可以看《结婚》

ooc依旧警告

写的很烂硬生生赶出来的

文中包含其他人的感情,但玉碧夫夫是硬性条件坚定不移。

正文:

      张楚岚今年虚岁二十,大二,已婚一年,对象男。

      想当初他几乎算是被半强迫的拉去结的婚,心里自然是有些疙瘩,但两年的时间教给他的不过是习惯成自然,以及对方只要没有什么让他特别抵触的地方,日子就可以继续过。

      张灵玉身上当然没什么让他抵触的事,熟悉了他的秉性后,张楚岚更是以为两人磨合的还不错,正打算将就着这么过下去,谁知这没脾气的,却因为一件小事突然冲他爆发了。

      “你还是对我没有感觉,是吗?”

     两人刚刚还在争论着,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话锋一转说这个,张楚岚一时间没有吭声,张灵玉却觉得他是心虚,啪的一声摔了筷子,腾得站起,态度是罕见的带刺。

      “你本来就对我没有感觉,我即得便宜,也不该强求你什么,但是张楚岚,人心都是肉长的,结婚以后我竭尽所能,自以为能打动你,可这么久了,你还是从来没有说过爱我,我说的话你是都听,我让你做的事情你在我面前都做,我知道你很努力的回应我,可是你还是没爱上我。”

      “我在你心里究竟是什么?报答师父的工具吗?你真的就要这么和我过一辈子吗?“

      “那这不是你想要的吗?”

      张楚岚憋了半天一出声,便是说错了话,眼见这白雪糅杂般的男人目光凄凉的看着自己,眼中似有浅浅泪光。

      心下一惊,忍不住想唤声小师叔,却没来得及开口,对方已经一声不吭的开始收拾东西,张楚岚当下真的有点慌,想着这人怕不是要闹离婚把他扫地出门,谁知张灵玉眼睛红红的自己离家出走去了,末了还站在门旁回头恶狠狠的看他一眼。

      “张楚岚,就算你烦透了我,这辈子也别想跟我离婚!“

      张楚岚呆了,惊了,竟然有些看不懂对方这一系列操作, 等他回过神来,还热腾着的饭桌上只剩下他一个人,接着又想起来什么的起身去屋里查看,果不其然,张灵玉竟把那两本结婚证带走了。

      “……”

      他对着面前的空气一阵无言,想着张灵玉平常被当成一个稳重的人,可他这会儿做的事突然让人心里空落落的,张楚岚心里腾的突起一阵不知名恼怒委屈,打结婚以来,他哪里受过这种待遇?张灵玉把他一个人往这里一晾,去哪也不说,就不管他了?

      按理说,他不就是跟宝儿姐一起喝了点酒吗?又没喝醉,也没脱衣服没遛鸟,啥坏事也没干呀。这人还因这事置气,还老管着他,他才受够了呢!

      你有本事把结婚证拿走,你有本事跟老子离婚呀?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也钻了牛角尖,一气之下跟着离家出走了,跑到外面转悠了半天,无处可去,给藏龙打了个电话,说想找个地方先住几天,藏龙说那好吧你来吧,结果一走到说好的地方打开门,里面黑压压的一片人端着西瓜嗑瓜子等他。

      王也说:“咋回事呀你和灵玉真人。“

      诸葛青说:“有事情说出来大家一起想办法呀。“

      张楚岚说:“滚!”

      知道这些玩意没一个好东西,都是想看戏的,只因张灵玉以前还真没怎么和他吵起来过,就好奇知书达理的灵玉真人,要怎样才能被不要碧莲气到争论。

      都怪他名声不好,张楚岚只能一边辩解我没有气他,一边问谁有地方能收留他,然则众人皆是不吭。

      顺带说一句,那张灵玉的水脏雷和通天箓分明已到大成。

      张楚岚对此表示很是失望,又听见宝儿姐给他提议道:“你要不然回你家,要不然就去住宿舍吧。”

      ……他不喜欢住宿舍,早在以前就和宿舍的人关系不好,只因那时他还是个怪人,走到哪都不被待见,相对的,他也待见不得别人走进自己的地盘。

      “你不是交了钱吗?交了钱就能住啊。”

      冯宝宝说的有理有据,众人皆为她的机智附和一批,见他犹豫,诸葛青还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说:“去吧,放宽心,也许有一些东西已经不一样了。“

      但心中不可能不忐忑的,因为成功的逃避了一些东西,再面对时也许会变得更加困难。

      可那不过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冷嘲热讽,他觉得自己受的住。

      不过是很久以前就存在的东西——在张灵玉之前。

      但是……但是想象中的事并没有发生,当他打开门,走进去,里面的人齐刷刷的看过来,盯着他,像是看着什么不应遇见的访客,好半天,才有一个人结结巴巴问道:“张……张楚岚?“

      张楚岚不安的抓着没把手站在那,他想像以前一样轻松点,但偏偏一时间无法像以前一样游刃有余。

     他笑两声,保持从容道: “是我……你们不认识我啦?“

      “啊……嗯,这不……好长时间不见,没认出来。“

      可是我们上课时应该也见过啊?怎么就认不出来了?

      他有点郁闷,咂嘴想着人心凉薄,又打量着寝室里的环境,本是应该还算熟悉的地方,却没什么自在觉,让人觉得身边少了点什么。

      “你是回来住吗?“

      ——来了!张楚岚下意识的将这句话当成了盘问,迟疑的点头,不安的打量着面前人的脸色,想着不行的话又要闹僵了。

      谁知这人只说了一句进来吧,还要站起来帮他收拾床铺,张楚岚受宠若惊,尴尬的连说了几个不用。

      “没事的,有什么想帮忙的直接说就行。“

      他这会如惊弓之鸟内心惶恐,另外两人却如此好声好气的附和。

      没办法正常接受好意的张楚岚没出息的收到了惊吓,想着还真像诸葛狐说的那样,数日不见,就有哪里不一样了!

     他罕见的又感到了这个世界的神奇。

      离开家的第一天晚上。张楚岚因舍友打游戏迷迷糊糊到很晚才睡,但事实上他以往做兼职时回来的更晚,回来的时候手脚再轻也会有声音……现在倒是反过来了。

      而在家的时候,他虽然一点也不用忙活奔波,那人却几近苛刻的掌控着他的时间,即便是打算做那档事,也非要他早睡不可。

      不习惯。


      离开家的第二天早上,张楚岚从食堂买了两个热腾腾的包子,记忆中味道已经不太记得,应该是挺好吃的来着,然而咬下第一口的时候,他立马被辣哭了。
  
      许久未沾这些刺激胃的东西,连带他的舌头也被养的娇贵了些,竟不像以前什么都能吃了。

      不习惯。

      不习惯又不想浪费,张楚岚把剩下的一个包子送给了旁边一直笑着的着看他哭的金发帅哥。


      离开家的第三天中午,张楚岚坐在靠窗的位子上打瞌睡,迷糊间下意识摸了摸口袋,发现空空如也。

      他很久没犯烟瘾,因为总是会有人给他糖吃,而现在兜里没烟,也没有人给他糖了。

      “想吃糖。”他忍不住对着空气嘀咕,小小声的像是向谁在抱怨,而这么小的声音本不该有人听到的,但偏偏从旁边走过了两个扎马尾辫的姑娘,她们略微诧异似的看了他一眼,其中一个姑娘竟突然回头,说:“张楚岚,给你棒棒糖要不要?”

      那清脆的声音像只婉转的小鸟,张楚岚则像是被这声音惊到外加疑惑的猫。

      那仿佛是他从未见过的热情,没等他说完一个字,对方就已经把糖球放到他面前,过于鲜艳的包装吸引着他的眼球,令朦胧的大脑突然被刺激了一下。

      姑娘跟招呼只流浪猫似的,笑眯眯的说:“给你啦,别客气,以后多说说话,不要害羞呀。”

       ……张楚岚竟然被当成了害羞的人。

      这竟然真的让他有点害羞呢。

      离开家的第四天下午,张楚岚完全习惯了正常人的大学生活,开始在寝室学着打游戏,和室友一起吃夜宵,喝肥宅快乐水。

      他以前没有时间可以浪费,现在却体会到这样浪费时间还挺开心的,原来人的生活是可以这样无拘无束,肩膀上也没有很重的担子非要他挑。

      嘿,还没人管他。

      开心。

     离开家的第五天晚上,张楚岚被室友审问:“你是不是交女朋友了?”

      张楚岚淡定的说反正我是有另一半了。

      “她比你大吗?”

      “你怎么知道?”

      室友神秘一笑,说我就是看出来,你和以前不一样,很不一样。

      “你比以前讨人喜欢了。”

      “……”

      “有她照片?”

      “没有。”不给你看。

      “切……你是不是被甩了?”

      “滚。”

      “你可千万别被甩,要不然……难啊!”
     
      “……”

      张楚岚心想他不可能甩我,他应该可喜欢我了。


     到了第六天一大早,张楚岚迈着轻快的步伐上学堂,走到半路被一名金发帅哥堵了个正着,对方来者不善,笑盈盈且恶狠狠的抓住他说:“张楚岚,我来谢谢你的包子。”

      ——那个魔鬼一样的包子。

      想起这回事的张楚岚大觉不妙,一脸惶恐的发现自己正被揪着走,只要稍微一想挣脱,对方就冲着他阴森森的笑,只好不敢动不敢动的被人拽进了一家店里,被请了吃早餐,当时他还诧异又坚定的说我绝不吃这个包子,到最后却是证明了人类的本质是真香。

      “好吃吗?”

      “……好吃。”

      他讪讪回答对方的问题,心中懊恼这个包子味道竟该死的不错,害得他一连吃了八个,对方那张精致帅炸的脸在对面,一双鸽子血般的眼睛眯着,令人感到有点危险。

       不是要被打的那种危险,而是要被吃掉的那种危险。

      “既然包子好吃,那让我做你男朋友好吧?”

      “朋友?当然了你这朋友我交定了呀哈哈哈……”

     他腾得站起身,笑得跟朵花似的说这位朋友我要上课啦,然而王亦秋如影随形的跟在他身后,在大庭广众下固执的和他拉拉扯扯。

      “跟我试试不成?还是你不喜欢我这样的?你应该也是gay?”

      天知道张楚岚觉得自己是被活生生掰弯的,当下又气又无奈,冲人坦白说:“我当然不是gay啊,只不过我对象是男的,而且我们已经结婚了!不信给你看,我有结婚戒指!”

      “戒指哪呢?”

      “这不是……”他急得差点用力过猛,恨不得直接把无名指怼到对方眼睛上似的,而事实是伸出的手上竟然空荡荡的,半点银白的影子都没有。

       于是,王亦秋看到这人在他面前……活生生的给他来了个当场石化。


      所谓乐极生悲的速度竟是如此之快,第七天,挂着两个黑眼圈的张楚岚到超市买了一包烟,边点燃一根边告诫自己要淡定,这不过是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问题嘛,只要他主动承认错误,小师叔那么心软肯定会原谅他的……实在不行他就牺牲色相!

      可是……可是小师叔这么多天不理人岚岚都没有这种机会呜……

     ……岚岚他!终于反应过来!小师叔竟有已七天没有联系自己惹!

     到底是怎样把人惹的这么生气?张楚岚开始反思自己是否真的没良心。

      然而他还是安慰自己是对方脸皮薄,对付张灵玉他自是有一套,先一通电话打过去,再酝酿情绪准备撒个娇,最好再大哭一场! 让小师叔心疼!

      可那边接通后,竟是细腻柔媚的女声响在耳畔,这声音……卧草?夏禾!?

      了不得,张楚岚吓懵了,脑子卡了壳,眼泪硬生生的憋了回去,手却自发的摁挂了电话,逃兵一样跑回了宿舍。



      第八天,张楚岚逃课,开始思考怀疑自己这二十年的人生。


      第九天,冯宝宝来看他,回去告诉众人:“这个张楚岚自闭喽!”


       第十天,乌泱泱众人的跑过来探忘自闭的张楚岚,还把他拽出去喝酒,王亦秋不知道为什么来凑热闹,还一边给他倒酒一边说:“如果你也想出轨的话,随时到我这来呀。”

      张楚岚一如既往地扮成了不要碧莲,笑嘻嘻的对他回了个暧昧的好字。


      酒场持续到第十一天的凌晨一分,张楚岚已经喝了个烂醉,软泥状的想要滚着回去,还楞是不让人扶,风星潼凑到他旁边,结果被他一把勾住肩膀嚷嚷道:“星星啊哇哇!”

        “你醉成这样竟然还能认人?”

      感到有趣的诸葛青又指了指一边的冯宝宝,问:“她是谁?”

      张楚岚晃悠着打了个酒嗝,果断喊:“宝儿姐~”

      声音突然奶里奶气的,听的诸葛青一愣,问旁边人:“他怎么这回喝醉了跟小孩似的?”

      冯宝宝一点也不奇怪的回他:“张楚岚本来就是个小孩。”

       于是诸葛青继续逗小孩,奈何张楚岚之后就开始安静如鸡,甚至走了几步还扶着墙不走了。

      “楚岚?”

      风星潼奇怪,竟看见对方跪在地上吐了出来。

      “……”

      “哇啊啊楚岚他吐血了!”

      “什么血?不是吃的红心火龙果吧?“

      “卧槽……真的有血好吗?你们快来呀!”

       “咦咦咦?张楚岚竟然哭了!他看起来好疼,啊啊他晕过去了啊啊啊!”

      “他还在说梦话?”

      “靠,你妹的梦话!他在念小师叔呢!快送去医院还有找灵玉真人!”

       这句话令王亦秋前进的脚步硬生生停了下来,慌乱的众人里,他忍不住骂了该死。



      十二天,张楚岚躺在充满消毒水味的房间里,悄咪咪的瞥眼看人给他舀粥,乖巧的一动也不敢动。

      只因这人听见他被送进医院如同疯了似的赶过来,那气势竟无人敢招架。

      当时一袭白衣,更胜血色修罗。

      让醒来后听说的他很是美滋滋。

      可现实情况又如这眼下的气氛,硬邦邦毫无融洽的意思,小师叔不说话,不看他,不和他视线相交,真正诠释了难搞两字是怎么写的。

      张楚岚内心十分苦逼,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时一勺白粥送到嘴边,温度恰好,熟悉久违的香气四溢,令他的胃忍不住轻轻的蠕动起来,像只小动物似的咕噜噜。

       吃完了一碗,他贪心的瞅着锅里剩的,却见对方在他面前一把把锅盖盖上,这才想起医生说他现在胃炎不能饿着也不能撑着。

      可这也太少了点。心里正不满的泛起了嘀咕,张灵玉却突然出声问:“张楚岚,你的戒指呢?”

      完蛋了。

      不要碧莲聪明的脑子突然像是傻掉了似的,不想说出是被自己弄丢了这句话,他只好紧紧的闭上嘴巴。

      “你把它扔了?”

      “我没有!”

      眼眶里突然生出一股想哭的冲动,他抓了抓床单让自己保持冷静,还是忍不住冲人说:“不是你先走的吗?这么多天你又去哪了?你不是也和夏禾在一起?”

      张灵玉皱眉,轻飘飘的叹气一声,似是无比失望。

      “我哪都没去,张楚岚,我一直在家等你。”



      第十五天,两人出院回到家中,张灵玉却突然说他立马就要出差。

      你一个道士出个屁的差呀!

      张楚岚怒了,张楚岚不说,只硬生生的回应你去吧我在家等你。

      张灵玉出门左转坐在离家十几米外公园里,开始问夏禾你这主意有用吗?

      夏禾回他两个字:等着。

      结果苦等到下午两点十分,他的小男友终于给他打电话,张灵玉心急如焚的拿起手机,下意识觉得两人不能在这样下去,可一接通,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电话那头一片寂静,逐渐的,似是从隐晦中传来,若有若无的抽泣声,可这抽泣声又不似正常,分明是粘腻的过分,尾音颤抖的像是缠绕到人的心尖上。

      张灵玉先是心中痛了一下,带听清后只觉全身的血液一下子倒涌而起,他猛地站起身,声音不由自主的严厉起来。

      “张楚岚,你在做什么?”

      对方并未回他,那些声音顺着话筒传来,非要勾起人想象出一副香 yan的画面不可,而且他似乎是又把自己弄痛了,嗓音里带着点委屈的奶音。

      “小师叔……”

       “小师叔……你为什么不理我了?”

       张灵玉死死的握紧手里的电话,目视前方,碧蓝的双眸变得如黑如墨。

      接着他快步朝前走去,一边继续听着里面传来的声响。

       “我好难受……这里……从来没那么难受过……你哄哄我好不好?”

      离家的距离只不过十几米,这十几米的距离在不断缩小,而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一声chuan·息的shen吟,张灵玉脚下一绊……该死的……

       要吃了他。

      他想到,只觉心口几近窒息一般,滚烫中夹杂着愤怒。

      “小师叔……你说话……说话啊……”

      对方的语气还在软糯的恳求着,丝毫不知心心念念想要引·诱的人和他只有一门之隔。

       ——张灵玉几乎是一下子踹开了门,一眼便看见客厅沙发上的张楚岚,裤子已经脱到膝盖,露出修长的大腿,随着粗暴的开门声,他惊吓般的坐了起来,胸前的纽扣散开着,细小的汗水从起伏的线条从脖颈蔓延到胸口。

      张灵玉看到这人的喉结吞咽了一下,眼神微带惊吓的看向自己。

      大概是被自己这副样子吓到了。

      但是……

      “吃了你……”

      他继续吓着对方,一把将人抱到床上,于是张楚岚松垮的裤子,便随着他的动作在半途顺着膝盖直接掉了。

      竟然还偷穿他的衣服……张灵玉恶狠狠的咬了对方一口便ding·进·去,而这么粗暴的事,他还是第一次干。
       
      着实是急红了眼。

      张楚岚却呜咽一声,忍痛紧紧的回抱住他,用腿勾住他的腰。

      还要人命的在他耳边说:

      “小师叔,我喜欢你。”

      “……”

      “我离不开你了。”
     
      “……”

     见 他不说话,身上乱.蹭的张楚岚便有点急了,更加主动的张嘴咬住他的下巴。

      “小师叔,亲我。”

      “……嗯。”

     

      ……结果事后张楚岚在张灵玉的兜里发现了丢失的戒指……

      ………………

 

小剧场一:

在张楚岚昏迷不醒的时候,王亦秋来找过张灵玉,还朝对方丢了个银闪闪的东西,张灵玉接过后一眼就认出那是自己和张楚岚的婚戒,便疑惑的看着对方。

王亦秋伸手指着他。

“老子的爱,收好。”

“……”

“……不是说你……”

(没错小师叔质问楚岚的时候他已经知道戒指在哪了)

 

 

小剧场二:

王亦秋找完情敌后没有原路返回,而是又趴在窗口看了病房里面的人好几眼,心中有些不甘心,直到有人搭住了他的肩。

“里面两个姓张的,你喜欢哪个?”

“小的那个。”他说着回头,看到夏禾那张风情万种的脸,问:“姐你呢?”

他自然以为对方是喜欢大的那个,谁知这人竟然在他面前思索了一下,才回答:“大的喜欢,小的也不错呀。”

“……”

“两个都有点想搞。”

“……”

女人你为何这么吊。

(我也想)

不知道是不是 tbc

那就end吧

今天也是想写虐没写出来的一天呢。

小剧场看着玩哈。

第一次球儿出场有人说他的男版夏禾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联系之前的剧情,对小师叔来说这个是从爱上到结婚,对楚岚大概就是先婚后爱了。写了小师叔的出现对岚岚的改变,以及……想让岚岚过一些正常的大学生活。

这么可爱的男孩子我不信没人喜欢!

小别胜新婚!

评论(8)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