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不负兮

你们好呀。
其实我喜欢写文,
但是我懒……
一般只吃all主角,不拆不逆!
喜欢张楚岚
岚岚爸爸爱你!

(abo)all碧——宿愿5

      想写个幼齿一点的楚岚崽崽。

      Ooc肯定有,我的。

     Abo设定,雷者勿入哦

      前文:1  2  3  4

  

    5

      然则纵然烦心事多多,该来的好事终究要来的,又到了医生来给他定期检查的日子,张楚岚很是高兴的配合完毕,然后冲着医生摊开手。

      “东西?”

      吕良嘴角抽抽,看着这人模狗样Omega,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两个小盒子,面带嫌弃的扔给对方,张楚岚伸手接着,看了眼却皱起了眉头。

      “就这么一点?”

      “你就知足吧。”吕良忍不住冲他翻个白眼,说:“如果你使用抑制剂的频率过高,到时候发·情期一下子爆发的话,那才有你受的。”

      “就没有更好的方法吗?能把我变回Beta的那种?”

      “呵呵。”做梦。

      “那如果爆发的话,会是什么时候?”

      “不确定,不过你成年了肯定会有,该来的总会来的。”

      张楚岚听了沉默,睁着一双大眼睛看向别处似乎发起了呆,吕良却猜得出他大概又在想些什么,提醒道:“我劝你不要有什么奇怪的打算,以前也有Omega想要硬生生的抗下发·情期的,但是下场很惨,有的人因此丧失了生育能力。”

      “那倒是很好。”

      “好?更严重可是会丢了性命。”吕良无奈又说,看着这人刚才一瞬间双眼发亮的样子……到底是有多不想当Omega啊?

       明明这种天生金贵的身份,有那么多人都求之不得。

      “虽然不想多管,但身为你的医生,我还是建议你可以找个Beta,反正他标记不了你,实在受不了的时候也可以少受很多罪。”

      “……”

      “或者找个Alpha做个临时标记,也会舒服很多。”

      “……”

      “你不要这样看我,我是认真的,很多Omega背地里都这样做,你别以为所有人都像你那么蠢,非要用抑制剂那伤身的玩意。”

      “不……我只是觉得……”

      贵圈真TM乱。

      张楚岚脸上的表情逐渐诡异,吕良看着他笑了笑,然后神清气爽的推了推眼镜,想着这人果然还是个小鬼,而且又没什么Omega的常识,就算他小聪明耍的再多,等到真正成年的那一天,他所抗拒的一切还是要发生。

      倒是有点可惜。

      他边想着站起来,凑到对方跟前,拍着他的肩膀谆谆教诲道:“你还小,自然生理这种事是没有办法的,所以不要太有压力,毕竟以后你一被标记,那真就是一辈子的事了,在此之前好好玩,就凭你是个Omega,也没人会怪你的。”

      谁说的,龙虎山的小师叔第一个就拍死他了!

      张楚岚默默打了个寒颤想着,又看了看这人脸上略显yin·荡的笑容,对方说的这么清楚,他再不明白就是个傻子了,但是那种事他是不会干的,以前的张楚岚不会,碰到宝儿姐之后的张楚岚就更不会了。

      “怎么样,如果你有这种想法可以告诉我,我可以帮你。”

      “帮我解决生理困难?”

      “啊呸!是帮你找人啊!”吕良被这家伙的话狠狠的噎了一下,若是刚开始,觉得对方只是个可爱柔弱的Omega时,他大概还有点想法,但自从被对方设套之后,他便知道这人的心是黑的!

      “但是一开始你还想对我……”

      “我TM就是一失足成千古恨,明明我对你这种心机婊没兴趣!”

      “那就好。”

      “……”

      张楚岚冲他挥了挥手,说:“我不需要那种,谢谢你吕医生,这事以后别提了,让我师叔知道了咱俩都倒霉。”

      看他拒绝的干脆,吕良也只好放弃了这个话题,不过他对张楚岚的兴趣依旧,因为对方身上发生的事太有看头了,他也很好奇这人接下来会做什么。

      “你有什么打算?”

      “不知道,走着看着呗。”

      “那如果有一天你还是需要帮忙了,可以去到这个地方。”

      张楚岚不情愿的接过对方递来的名片,看了看上面的地址。

      “吕医生,你是真的想拐走我吧?”

      “我只是身为你的医生,仅此而已。”

       况且他还想知道,明明前途一片光明,那么张楚岚,为何要知明守暗呢?

      发·情期经常被人说的如同洪水猛兽,张楚岚自然也没有把那当作危言耸听,否则他也不会想着法子从医生那里弄来抑制剂,即便知道这东西对身体有害,吕良也不止一次的提醒他的用量快要超标,但他依旧严格的计算着日期,一次不落的给自己注射抑制剂。

      倒也没出过意外。

      只是又过了几天,他像往常一样醒来,却觉得哪里有些不一样,似乎有种微妙的感觉在他身体里苏醒,灼热,粘腻,仿佛要融化掉他的五脏六腑似的。

      张楚岚呼吸困难的睁开眼睛,想起床去给自己倒杯水,但是没能爬起来,因为手脚已经软的不像是自己的一般。

      好难受,好渴,好热……

      这是什么?

      他足足用了十几分钟来让自己的脑子清醒一点,然后才察觉到自己大概是发·情期来了,于是伸手想拉开抽屉去找抑制剂,却在这时,房门被人轻敲两下。

      “张楚岚,你起了吗?”

       这不是起不起的问题……

       张楚岚郁闷的想要应声,让对方先别进来,谁知一开口声音竟软绵绵,真跟发情了似的,吓得他一把捂住自己的嘴,羞了个大红脸,之后当机立断的让自己掉下床,连滚带爬的扑过去把门锁上了。

        随着“咔嚓”一下的锁门声,站在外面的张灵玉一下子愣住,接着一脸的莫名其妙,直到当他发现对方做了什么,才深深的皱起眉头,想着这人好不容易消停几天,今天竟然又开始找事了?

      于是张灵玉又用力的砸了两下门:“张楚岚!你又在干什么?”

      干什么还能让你知道咯?张楚岚一边伸直了胳膊一边拿着针管比划,却管不了拿着针管的手抖来抖去,弄得他找了半天也没找准自己的血管。

      除了毫无印象的第一次外,他还是第一次遭受如此猛烈的发·情期,再这样下去,他真的要干不得了的事情了啊!

       身体里的欲火几番翻滚,折腾的张楚岚额头上出了一层薄薄的汗,信息素的味道在空气里愈发浓郁,甜腻的连他自己都闻到了。

      这样不行。

      张楚岚举起针管想要随便扎进去,却突然间有一个凉凉的东西打开了他的手,将他的抑制剂弄到了地毯上。

      “你在干什么?”

      微带着怒气的生气从头顶响起,张楚岚刚神志不清的扑到这凉凉的怀里蹭了两下,就被这熟悉的声音提醒了什么,一把推开对方,却不想现在力气不够,自己反倒摔倒在地上。

      “别过来!”

      他拒绝了对方伸来的手,自己抱成团往床边的角落里一缩,露出两只眼睛看着对方。

      “张灵玉,你要不然帮我打一针,要不然……就出去。”

      他们朝夕相处的时间不算短了,张灵玉是什么样的人,张楚岚自然清楚,端正静雅,光明磊落,但是这些都不能让他忽略,对方是个Alpha的事实。

      而且这人一时间没动,不知道是愣住了还是怎么的,或只是站在那看着他无法挣脱的样子?张楚岚又生气又难过,难耐的在地毯上磨蹭,像是发·情的猫咪一样滚来滚去。

      Alpha的气味从来没有这么鲜明的存在过,仅仅是还未完全释放的若隐若现,便已经令他心痒难耐,完全瘫软了整个身子,身后裤子的布料渐渐濡湿了,饶是他平时脸皮再厚,这时候也忍不住的有了屈辱的感觉,他终于承认了,那些他根本想也不愿意去想的事实——Omega对Alpha不可抗拒的向往和臣服。

      最后,当那愈发浓郁的雪松香气向他靠近时,张楚岚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扑了过去,他拼命的,以为自己已经用尽了全力狠狠的抓住对方,却不知道,其实他整个人都软的要命,仿佛不被紧紧抱着,就要从人的怀里掉出去了。

      “救我……”

      对方分明没动他一丝一毫,仅仅是站在旁边,他便已经溃不成军。

      “好难受……帮我呜呜……”

      明明不想要这样,明明知道之后会无法收场,张楚岚却还是崩溃了所有理智,像个娇气的孩子一样在对方怀里对方哭着蹭着,想要被对方触摸和占·有,直到Alpha的气息忍无可忍的笼罩了他,接着便被对方压在了软软的地毯上。

  

   tbc

      

评论(13)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