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不负兮

你们好呀。
其实我喜欢写文,
但是我懒……
一般只吃all主角,不拆不逆!
喜欢张楚岚
岚岚爸爸爱你!

(abo)all碧——宿愿4

      想写个幼齿一点的楚岚崽崽。

      Ooc肯定有,我的。

     Abo设定,雷者勿入

      前文:1  2  3

 

   4

      “你不让我叫你岚岚,难道你想让我叫你老婆?”

      “你可住口吧!”无耻老贼!

      张楚岚本来就生病,被人口无遮拦的调戏两下更是气的要冒烟,况且比试这不知羞耻的功夫,王震球若是功力全开,大概要比他高十个档次不止,除非他再成长个两年,尚且有一战之力。

      “岚岚?老……”

      下手为强,于是张楚岚狠狠的,一巴掌捂住了对方的嘴,并威胁道:“再叫唤埋了你丫的。”

      然而他凶恶的表情非但没有制住对方,还被人抓住手咬了一口,张楚岚被他咬的嗷嗷叫,差点神经崩溃了。

      “你变态吗?”

      “我是变态,但我是良性的。”王震球说道,看着对方满脸嫌弃的看着自己,似乎凶得不得了的样子,却也只能被他乖乖抱着动弹不得。

      果然好可爱呀。

     王震球很满意,不由得摸上对方的头,之前他一向对婚姻没有什么兴趣,但是从现在开始,那是以前的事了。

      “岚岚乖,哥哥疼你。”

      “滚!”

      “我不滚,但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陪你到床上去滚。”

      靠,他开始性·骚扰了……

      张楚岚内心无比惆怅,暗道这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好面无表情的挣了挣扎。

      “你好香。”

      对方又凑近了他说,张楚岚皱了皱眉头扭开头,下巴却突然被人一掰,唇上便被人结结实实的啵了个响,然后对方垂下眼睛,睫毛看起来漂亮的要命。

      “跟我走吧,张楚岚。”

      想象一下,这难道不是电视剧里的狗血本血?张楚岚震惊到内心恶寒,正当他还没来得及回答并且想要拒绝之时,一个清冷又熟悉的声音突然插进来,斩钉截铁的拒绝道:“不行!”

      张灵玉站在两人不远处,他刚刚从外面回来,外衣还没来得及脱掉,脸上的表情冰冷的像是结了冰,然而张楚岚见到他却眼前一亮,仿佛见到了能救自己命的活神仙一般。

      “小师叔救我啊!嗷……”

      没想到这登徒子狠狠的收紧了环在他腰上的手臂,张楚岚瞬间觉得自己的腰差点断了,然后无奈的像根软软的面条一样,整个人都陷在对方怀里。

      “放开他。”张灵玉冷声道。

      “你是什么人?”

      “我是他的监护人。”

      监护人?王震球想着毕竟是别人的地盘上,若真是这样到没必要硬碰硬,然而他刚一稍稍松手,那清俊冷漠的男人便上来把人夺了去。

      ……然后扔到沙发上……像扔一只狗子……

      罢了罢了,时机未到而已。王震球如此想着,磨磨唧唧不情愿的告了辞,临走了还说:“楚岚,我很快来接你。”

      张灵玉却是毫不客气的要送客,冷声道:“张楚岚还病着,还请最近不要来烦扰他。”

      小师叔真威武!

      张楚岚暗自送了口气,整个人疲惫的瘫在柔软的沙发上,谁知这事还没完,因为几分钟后他一抬头,一双碧蓝的眼睛正死死盯着他,令他心里猛地一哆嗦,差点从沙发上跳起来。

      “又不是我的错。”他委屈巴巴的冲人道。

      张灵玉看着他一见自己就怂,却也懒得思量这到底是真是假,毕竟张楚岚在他眼皮子低下耍的心眼子真不算少,要不是最初一见面就给了对方一个痛彻心身的教训,这人现在怕不是早就上天了。

      “你病还没好,下来做什么?”

      “有点饿。”

      “早上也没吃?”

      “这不是才睡醒嘛。”张楚岚笑了笑,然后没事人一样站了起来,问:“小师叔你吃了吗?要不要我多做点一起啊?”

      当然,他清楚的知道对方肯定不会愿意和他一起吃饭,因此也不过是随便问问,毕竟人家辛辛苦苦兢兢业业把他抓回来,没有辛劳也有苦劳啊。

      张楚岚便迈着步子走向了厨房,身后的张灵玉却说:“张楚岚,我们应该谈谈。”

      “我饿了,现在不方便谈。”

      “我等你吃完饭。“

      “但是我又困,吃完了就想睡觉,也是不方便。”

      张灵玉便不再说什么,两人就此各做各的事,就此如往常一样,再无交流。

      只是张灵玉处理事务到了深夜,走出书房却发现张楚岚卧室的灯居然也亮着,想着对方生着病还不知道收敛,这下真是想上天不成?

      于是他走进去,却见这人竟然已经趴在桌子上睡着了,半边脸枕在自己的手臂上,低下还垫着一堆的书。

      张灵玉这才想起来张楚岚还是个学生,并且要不是这突如其来的巨变,他甚至还在准备高考。

      

    “  你说你们这些人啊,在我是个Beta的时候一个都不出来,变成了Omega才能受人关注了,小师叔?你说这可不可笑呀?”

     “也许你觉得你是救我,可事实上我根本没向你求救。”

      “我一个人也活的好好的呀。”

      ——张灵玉突然想起来,最初时,对方那番如同不知好歹一样的烂话,在以前他不以为然,最近却愈加深刻的印在脑海里了。

       并且他控制不住的去思考着,对方以前是怎么活下来的呢?那个失去了一切的小孩子,十几年来独自一人的在这世界上生活着,然后他终于找到了那个想要与之厮守的人,却又因为一个上天开的玩笑,又重新变得无能为力。

      所以他又选择了孤身一人。

      便突然明白了张楚岚为何一直和自己针锋相对,这人似乎总是像只养不熟的野猫一样,一见到他便怂了耳朵,缩着脑袋警惕的看着他,偶尔卖乖,却是因为害怕。

      他也不是没想过对这只猫好,却差点忘了对方是被他硬生生捉来关起来的,因此,他又会觉得对方不通情理,不知好歹,如此恶性循坏,便谁也看不惯谁,说话来往间听着客客气气,却暗里带着刺。

      然而扪心自问,这肯定不是自己想要的,那这是谁想要的呢?

      张灵玉的心又闷了起来,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明明也疲惫的要死,却还在站在这里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妈的王震球……吃老子豆腐……”

      他把张楚岚抱起来的时候对方断断续续说着,张灵玉面上一黑,他自然听说过王震球,是个风流爱玩的花花公子,生平劣迹也是出了名的,若是师傅真要把张楚岚交给这种人,不管有百般原由,他都不会同意。

     若要问龙虎山的小师叔什么时候也变得如此多事?

    —— 谁让张楚岚的监护权当初就给了他呢!

 ………………

      话说,张楚岚最近要被吓死了。

      小师叔突然间对他无比温柔,每天雷打不动的询问他的身体不说,还对他的学业抱有了极大关怀,眼见对方身影在自己眼里逐渐变得高大慈爱起来,张楚岚痛苦的抱住了头。

      ——天呐小师叔是被人掉包了吗!

      “张楚岚,吃饭。”

      “知道了。”张楚岚嘴上说着,却磨磨蹭蹭的趴在桌子上不动弹,这一道题目他抠了半个小时了,明明答案要从脑海里蹦出来,仿佛就差灵光一现般,急得他抓肝挠肺。

      “张楚岚。”

      “不要烦我!”

      张楚岚不耐烦的说完,自己就愣在那了,他平时对张灵玉面子上总是恭敬了些,说白了就是怕和对方硬碰硬,结果人家这几天对他好了些,他自己倒是不识趣起来。

      这样不好,大事不妙。

      然后他飞快的跑下楼,想赶在对方发火前听话一些,卖些乖巧,却见张灵玉正从厨房端着两个碗走出来,没有一点生气的迹象,见到他出来还说:“饭凉了,我热一热。”

      “……”

      “你饿了就挑些先吃。”

      张楚岚心中大惊失色,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的继续认为自己瞎了眼,顺带着也更加狐疑了几分。

      这个人,究竟想干什么啊?

   tbc

评论(7)

热度(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