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不负兮

你们好呀。
其实我喜欢写文,
但是我懒……
一般只吃all主角,不拆不逆!
喜欢张楚岚
岚岚爸爸爱你!

(abo)all碧——宿愿3

      想写个幼齿一点的楚岚崽崽。

      Ooc肯定有,我的。

     Abo设定,雷者勿入哦。ps:  小师叔这回没来得及出场,王震球专场(一个一个来呗)。

      前文:1   2

    

   3

      “张楚岚。”

      “您还认识我?”

      “当然,我早就知道你了。”对方眉眼秀丽至极,却笑得狡黠的像只狐狸,一双眼睛打量着张楚岚警惕起来的样子。。

      “你不记得我吗?”

 

      说来只是个巧合,那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当时路边的一家咖啡馆里搞了一个“一日微笑服务”的羞耻play,意思是可以进店向喜欢的服务生索取一个笑容,活动不是正经活动,店大概也不是什么正经店,但是王震球就喜欢这种,自然乐意凑热闹,只是他一进去,才发现自己错了。

      人家干的真是正经生意,只不过里面的服务员一个个颜值怪高,按要求露出羞涩的笑容,倒是赏心悦目,还能让客人有种恶劣的满足感。

      简单来说就是调戏——“给大爷笑一个”。

      虽然王震球平常的生活比这刺激的多,但是来都来了,怎么也得挑一个喜欢的,正好走过来的那个看着就不错,长的嫩,身材也挺好,尤其一双圆的像猫一样的眼睛让他很是心痒,于是王震球使出平时勾搭人的那股劲,冲人露出一个略带暗示笑容,说:“请给我一个微笑服务。”

      他说出这话时周围一片寂静,倒不是人们大惊小怪,只是表情这么直白勾引的的确少见,况且还是个Alpha?王震球期待着对方脸上的表情,却不想这人立马业务熟练的冲他露出一口小白牙。

      “好嘞,您的一个微笑!”

      张楚岚脸上不羞不尬,理直气壮,势必要把不知羞耻进行到底一般,末了还问:“还需要其他服务吗?”

      “要啊,你这还有什么服务?”

      “推荐咖啡十八式,意大利来的新咖啡师,本店招牌,限量版。”

      对方将菜单递过来,王震球没接,却伸过去抓了把对方的手,发现皮肤不错,就是手掌里有些茧子。

      “客人?”张楚岚面子上保持微笑,不动声色的把自己的手拔了出来,心里骂了句妈·的死gay。

      “这个是意大利的咖啡?”

      “不,这是混合咖啡。”

       于是王震球就点了单,结果自然巨难喝,张楚岚就笑眯眯的解释咖啡这种东西没选对口味就这样,背后却想着十八种咖啡混在一起,能不难喝吗?

      况且宝儿姐出手,他都没敢尝。

      谁想之后王震球还想要他的联系方式,被张楚岚借口还是个学生,没有联系方式。

      并且他还提醒:“先生,我是个Beta。”

      换句话说——咱俩不搭。

      然而王震球微微一笑,血色的眼睛在暗处闪着微光,对于感兴趣的东西,他从来不缺耐心和时间,在猎物到手之前,哪怕只是追着玩,也能让他觉得有意思。

      “我不在乎呀。”

      “那就随便您吧。”

      张楚岚嘴上说着,心里又想,管你在不在乎,反正过几天你就找不到老子啦。

      于是三天之后,王震球最后一次见到张楚岚时,他并不是专门去找人的,而是对方换掉了咖啡馆里服务生的制服,穿着地摊上买来的T恤和牛仔裤,站在他驱车而过的路灯旁抽烟,仿佛就是个街边的小混混。

      明明这几天见到他的时候他是那么的年轻活泼,现在竟叼着烟驮着背,活像一个小吊丝?!

      王震球一瞬间有种陌生的,被欺骗的感觉,但是之后的擦身而过一瞬间,他的目光越过车窗,看见了对方的眼睛,半垂着眸子在吞云吐雾间,显得清澈又沧桑。

     然后他就再也没见过张楚岚,那时异人界正发生了一场动荡,也不知是否巧合,那家咖啡馆竟然也在之后跟着关门大吉。

 

 

      “不好意思,我最近不舒服脑子不好使。”张楚岚打着哈哈,“您是哪位?”

      “我叫王震球。”

      “哦,王先生。”

      王震球一下子站了起来,一张漂亮的脸凑近了对方,张楚岚一愣,才发现这人身上一股危险的信息素味,似曾相识。

      不会吧……难不成……??

      危险的想法在脑海里生成,张楚岚没来的及细想,就被人搂住了腰,抱进怀里,对方的鼻尖触碰着他的脖颈,在他耳边嬉笑。

      “都是要一起结婚的人了,别叫的这么生分。”

      “……你说啥玩意?”

      “以后你叫我球儿,我叫你岚岚好不好?”

      ——不好!

      

   

      tbc

      给我一个微笑这个场景……忘了从哪里看到过的了 o'x'o

评论(3)

热度(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