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不负兮

你们好呀。
其实我喜欢写文,
但是我懒……
一般只吃all主角,不拆不逆!
喜欢张楚岚
岚岚爸爸爱你!

(abo)all碧——宿愿15

      写个幼齿一点的楚岚崽崽。

      Ooc肯定有,我的。

     Abo设定,雷者勿入哦

15

“估计你今天回去了得见一个人。”

“谁?”

“我爸。”

“……你爸?”

“这不……他今天刚回来。”王也边说着心中边有些忐忑,他内心里自然是有着不为对方知道的打算,又怕人发现,但是观察对方的神情,似乎没什么不乐意的样子。

甚至还点了点头,满口答应:“那正好。”

也是他该完成任务的时候了。

张楚岚暗想,然后任自己像往常一样的被王也塞进他那辆限量版的车里,却不知怎么的,恍惚间竟有种这次又被挟持的感觉。

接着回到家,看到的就是王家的人集合在桌子前,似乎正襟危坐,而最中间的那个一脸严肃的男人,胖是胖的,但是一脸正气,跟记忆里自己的父亲很是不一样。

倒是在气质上和王也有点像,带着点威严的感觉。

“叔叔好?”

在这紧张的气氛中,张楚岚下意识的放弃了自己平常的嬉皮笑脸,露出一个略带尴尬迷茫的笑容。

却不想对方问的第一句话是:“你多大了?”

更没想到的是他一时间没想起来撒谎,实话实说的回应道:“十七了。”

然后他看见那父亲差点一个仰倒,然后指着王也一拍桌子,声音如雷贯耳:“小王八蛋你给我过来!”

空气从胶着到爆发只用了一刻,王也大概也是没怎么想到,就看见自家老爹拎着棒子,以一种要干掉他的架势冲了过来,他瞬间跳起来吓道,“老头子你要干嘛,要杀了你亲儿子吗?”

“你不是早就出家了吗!”

“那我不是又回来了吗!”

于是气氛从躁动到平静又只用了半秒,老老王操着一嘴京腔又问到:“真的呀?”

语气里全是高兴。

他们打起来之前张楚岚早就被他二哥拉着坐下来安抚了几句,对面的二嫂冲着他笑得有点不自然,王也那张万里挑一的俊脸还在装着道士时的淡然,眼神却又是父子间的心照不宣。

真有意思。

气氛又热闹起来,桌子上的菜色一直都看起来很是家常,但是怎么可能呢?这是为专门他弄的他已经知道了,毕竟王家有钱,是真正意义上的有钱,是将财富化为品质,蔓入肌理,会为他人着想,从内而外透出的优雅与修养。

真不自在。

“好吃吗?”

“好吃啊。”

当然好吃,而且这样下去,大概连以前惯常吃的路边摊都吃不下了,他今天出去的时候深切的感受到了,烤羊肉串又怎么能和A5级的牛肉红烧了比?

他佩服的是王也真的能由奢入俭,就凭他一口气真去当了道士就能看出。

可是自己呢?他们大概觉得,张碧莲这货可没那么高的道行。

但所幸的是张楚岚有,就算手心里的东西再少,不是他的东西他不会留恋,王也看错他了,王家人也想错他了。

毕竟光凭王爷自己应该是不会想到这样的。

正思量着,忽然从旁边夹来一筷子鱼肉放在他面前的碗里,还是剥了刺的。张楚岚掩住了眸中一闪而过的冷意,抬头对人笑了笑。

“道长您真是个好人。”

“……”

————————————————

 

“我把东西拿走了,晚上就不和您一起了。”

王也面色预料之内的愣了一下,问:“怎么了?”

张楚岚便露出一个不好意思的表情,说:“都打扰了您好几个晚上,想想也不太好。”

“没事儿,反正也习惯了,就这样吧,继续这样。”

“……”

“再睡一晚?”

那个一字语气微妙,张楚岚心里哭笑不得。

他暗暗叹了口气,又踌躇了一下问:“道长,您当初为什么要把带我走呢?”

“那总不能把你放着不管吧?”

张楚岚不信,无声的睁着眼睛盯着对方,王也只好又说:“觉得你像只流浪猫,无处可去了。”

这句的意思就稍微有点明显了,但是作为接受一方的人并不为所动,张楚岚摸了摸兜,做了一个想要掏烟的动作,却又停了下来。

“我没想到您是个善人。”

登时,王也的心漏了一整拍,他当然知道自己不是善人,准确的说,他并不是一个完全的善人,他不会故意去害人,但如果一件危险的事跟自己挨不着边,十有五六他是要选择独善其身的。

“您说您急着要找张楚岚,可是我真没见您急过,还天天不紧不慢的陪我玩,想来想去,大概是您已经知道了什么,比如说我就是张楚岚,是个Omega,当然我好像也知道了什么,比如您喜欢我?”

他最后一句话声音低了下去,像是个做错事的小孩一样。

“对不起,我早该问你在找的是谁。”

还说什么要帮人入世,呸,那命盘算的再清楚不过了,他还带着人往坑里跳,若是王也从此陷入情劫断了修为,那他罪过就大了。

若是一开始错过就好了,要是没答应帮他就好了。

他张楚岚变成Omega后难道连桃花运都改了,这都第几个了?

而现在他还能做什么?唯有赶紧斩断这一切不是么。

“我还是现在就要走,道爷您保重。”

“张楚岚……”

没管这人说话声音又低沉起来,张楚岚快步走到门旁,身后跟来略带急促的脚步声,碰到门把手的时候他的另一只手腕被抓住了,他的心中略有不耐,刚想说句别拦我,忽然就有一张大网似得东西从天而降,将他整个人严严实实的蒙住了,然后他被圈着腰抱了起来。

靠!他他他……

张楚岚慌张的像只被装在麻袋里的野猫一样扑腾着,面前一点光亮也看不见。

“我看你往哪跑?”

王也土匪山大王似的说完这句话,很想在后面加一句孙贼,但是他没开口,而是把人丢在床上压住,狠狠的打了对方屁股所在的地方。

“大爷天天带你吃香的喝辣的带你玩,你拍拍屁股说走就走?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他打完三下后十分暴躁的把人搂紧了,然后说:“张楚岚,你哪都别想去,我知道你想的什么,而你想要保护的那个人,已经再也和你无关了。”

“她有她的造化。”

“并不是只有你一个要为她奔波才行,你没那么大能耐,我知道你对你突然的性别分化很是不满,但是在我看来,这是分明老天在为你改命啊,你还不要了?非要一头撞死吗?”

“没有人会要求一个Omega去承受那种命运,但如果你非要去……我算不出你的结果。”

“我不想看着你……我不想……我想都不敢去想……”

他急着说完一大串的话,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的什么,张楚岚却听着在他怀里不挣扎了,一股湿意传到胸口,他胸前的衣襟被哭湿了一大块。

“那我能怎么办呢?”

对方的语气里带着重重的鼻音,显然是在他怀里哭鼻子,王也心头顿时一软,又循循善诱说:“你可以放弃那些东西啊,然后此外的一切,你都会有的。”

“可是我想要个漂亮姑娘啊。”

“你敢!”

不知道这人是真不着调还是装不着调,王也努力压抑着,虽然他不知道自己在压抑什么。

但这不妨碍他的声音很轻,语气很温柔:“你得要我,因为那些东西我会给你。”

一时间两人都没有再说话,不知是不是情绪波动的缘故,Omega的信息素泄露了一点,而被动发情的Alpha迅速察觉了,王爷的信息素是那种很清淡高级的檀香,张楚岚想起来这几天的夜晚,闻着这种香气能让他睡的很香。

被单里突然伸进来一只手,准确的摸过他的腰间,从口袋里拿出一只被藏起来的香烟,趁他还没反应过来,侧脸下隔着被单的胸膛震动起来,黑暗无光的头顶上传来对方低沉而又磁性的声音。

“难怪看你刚才不对劲,这叫都扔了?”

张楚岚立马有点慌,这人总是对他抽烟这件事过于关注,只是动了一下没得逞,只好狡辩:“我忘了这根。”

王也便又将温热的胸膛贴着他的背,边挤压他边道:“那可能还有忘的,我帮你找找。”

而这一找就是两只大手都伸了进来,认真的在他身上游移起来,先摸摸他的脸,他的五官,又摸摸他的耳朵和头发,再趁他伸手像挡住的时候捏起他的手指,最后还掐了掐他的腰……呜,他的腰!

张楚岚登时全身软了,腿也伸不直了,对方的动作分明没什么青色的意味,但那无孔不入的信息素又分明告诉他,这样下去对方没意思他也得先撑不住。

“真没有……”

他忍不住了,结结巴巴的恳求说:“别……别摸了……”

然后眼前一亮,盖住他的东西就被人掀开了,接着有人轻轻亲了他一口,亲脸。

这明显的是好意,不想趁人之危太欺负他,但是张楚岚却一把抱住人的脖子凑了上去,恍惚间,他觉得这个男人的气味怎么这么好闻。

王道长无意外是又一次呆愣了一下,接着将人拥入怀里压住,擒住对方的双唇,黑色的发丝立马互相纠缠起来,胡乱厮磨间两人都衣衫凌乱,俩个人的气息交叠融合,正是意乱情迷的时候,张楚岚又轻轻说了一句什么。

然后王也后知后觉的听出来这孙贼说的是:

“金光咒。”

————————

张楚岚穿的整齐,是之前来时的那一套。

所幸这家里人都是Beta,他浑身都是王也的味道也没人发觉。

而那一家之主抬头看着他,问:“要走?”

他点点头,说:“他晕了,没事,一会就醒。”

王父忍不住要挠头,第一次见到这小孩的时候,他还以为三儿子犯了什么三年起步的罪,因为看着太小了吓了他一跳,但即是能把王也的心留在凡尘里的,他还真不想让他走。

可自己的儿子还是自己清楚,能打晕王也的,大概也不像看起来那么好捏,而那双眼睛又不似多情,大概也是个身担大事的人。

可还是问了一句,“你……不喜欢他吗?”

毕竟一点感觉都没他是不信的,他相信自己儿子的优秀。

但张楚岚到头来只回了他句:“谢谢,是我不知好歹。“

然后离开了王家,向着日落的方向,没有回头。

tbc

我只能说楚岚这回没有装哭。

ps:当然算偷袭啦不然怎么可能打晕老王。

评论(18)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