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不负兮

你们好呀。
其实我喜欢写文,
但是我懒……
一般只吃all主角,不拆不逆!
喜欢张楚岚
岚岚爸爸爱你!

【abo】all碧——宿愿14

all碧注意

abo注意

ooc注意!!!

有年操注意

14.

是小师叔吗?他来干什么?还不穿道袍?他为什么要给我送这些?他怎么找到我的?他生气了?

而最后的最后,张楚岚想的是:

他要抓我回去吗?

从天空中坠落起无声无息的雪花,张楚岚手中的烟则是万千雪白中忽闪忽灭的一点,他抬头朝空气吐出一口白烟,觉得自己的眼睛了好像也落了雪。

“请问你有没有见到一个小男孩?”

有人信步走来问道,还举着一把黑色的伞,竟微微替他挡住了些风雪,张楚岚莫名抬头,一瞬间只觉扑面而来的风神俊朗,让他不禁一愣。

……最近长的好看的人还真多。

而且是从哪冒出来的?不动声色的看了眼周围,回想起自己是为了抽烟故意躲到一个无人的地方……在这种人都没有的地方找人?

Emmmmm可别是个妖怪啊。

张楚岚不动声色的掐灭烟,摇头道:“没看见。”

说完这句话,他果不其然的看到对方出现失望的神色,只是这无比正常的表情,放在这张脸上却不得了了似的,若是有个姑娘在旁边,怕是要心碎的扑上去,恨不得亲手拂去那脸颊边忧愁的发丝才行哦。

“……”这是个什么玩意?

张楚岚抬脚要走,身后那玩意就跟着他,刚开始他也没在意,想着说不定人家只是顺路呢,只是后面越走路越迷,这家伙就在他身后撑着伞轻笑出声,像只踏雪的狐狸一样。

“你迷路了?”

“没。”他立刻否认着,终于不耐烦的转身道:“这位兄弟你还有事吗?”

“有啊,我想给你撑伞。”

“……什么?”此时张楚岚觉得自己脑门上有大大的疑问号,茫然间又看见一只被黑色伞柄衬得如同白雪一样的手伸来,似乎想要靠近自己的脸。

我去这是什么类似艳遇的神展开剧情?

“等等停!”

慌忙间他急忙喝了一声,无比及时打断了对方的动作,又一个愣神的空挡,忽然看见对方身后走来一大一小的两个身影,正是王也领着一个哭的稀里哗啦的小男孩。

“阿青!”小哭包奔跑起来,带着一脸的眼泪鼻涕闯进了面前人的怀里,顿时,那张精致如白玉的脸出现了几分无奈和些许尴尬。

然后张楚岚觉得自己被一拉,差点没站稳,便被人用臂弯接住,稳稳当当的搂进怀里。

“阿青我刚才好怕呜呜呜呜呜……”小哭包叽叽哼哼的哽咽着,明明是个男孩子,却看起来娇气无比,那大大的眼睛都快哭成荷包蛋了。

“这就是你要找的小孩?”张楚岚看着好奇问道,他倒是对面前的小男孩很是感兴趣似的。

“正是,我弟弟诸葛白,今天真是谢谢二位,诸葛青改日定当登门道谢……还请问尊名?”

“尊名不敢当。”王也客气了一句,便报出自己的名字,如此一来,竟是三人心里有数。

没想到今日见到道长真人,久仰久仰。”

“听闻诸葛家盛名,彼此彼此。”

“……”空气里有股尴尬的意味,擅长打圆场的张楚岚这次却默默的不吭声,装模做样乖兮兮似的在一边看着他们客气。

他这么做当然是想要隐藏自己的存在,奈何对面的人对他的兴趣实在是大,说不了几句,那双长睫毛下的眸子又看向他。

“今日有缘相见,似乎没听说过这位……?”

“这是我正找的小孩,他刚才迷路了吧?”

而诸葛青听了这话则眉间一动,点点头,似笑非笑道:“好像是迷路了。”

便又寒暄了几句,王家的贵公子便带着“迷路的小孩“走了,诸葛青歪着头看着他们的背影很久,突然在这大雪纷飞中笑出声来。

而诸葛白擦干净自己的脸,仰头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哥哥。

“阿青,你们刚才在干嘛?”

“没什么。”

就是没有想到,灵玉道长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人,竟放着什么也不做。

还有这张楚岚,他的眼睛,他手中的烟,都和这场雪无比相称,一眼看去,仿佛要融进了似的……为什么呢?

“你刚才是想摸他吗?”诸葛白突然天真的发问,提出的问题却令人不禁一愣。

“什么?”

“我说,我看见你向他伸手了。”

“没有。”

“我都看见了!”

“但我就是没有。”

诸葛青说完便懒得和他继续讲理,却看见诸葛白不满的撅起嘴,一路上都不开心了起来。

这样好像我有欺负他?他挑眉想到,最终还是拗不过对方那能挂油瓶一样的嘴,而后无奈的叹气含糊的说出一句:

“因为看他眉间有雪。”

………………

王也拎着张楚岚命运的衣后领,逼着坦白从宽道:“你是不是又抽烟了?”

“没啊?”

“那你怎么一身的烟味?”

“大概是刚才那个人抽的。”

“他看起来可不像抽烟的人。”

“那我就像吗?”

对方像往常一样看着他,似乎一如既往的真实诚不可欺,只是这回王也没有把注意力集中探究在那双眼睛上——他把目光分散了点,放到对方的嘴巴上。

少年高鼻菱唇,唇角自然放松时竟是带着细小的弧度,顽皮的如猫儿似的。

猛然间,他微微低下头,轻轻凑近了对方的嘴巴,这动作不免将张楚岚惊到,磕磕绊绊的退后几步说:“我去……老王你要干嘛?!”

对方却冷眼看他,面容冷峻的盯着他道:“你还敢说没抽?一嘴的烟味!”

“……我就抽一根……”

“剩下的呢?”

“扔了。”

“再抽打断你的腿。”

王也沉声道,他不穿道袍的时候,身上带着一股贵气,教训人自然也是有些威严,可几日相处下来,张楚岚却不怎么怕他了,甚至无比不情愿的嗯了一声,真是要多敷衍有多敷衍,这回是王也有些无可奈何。

“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不让你抽烟。”

知道?他当然知道,毕竟聪明如张楚岚,只是他不敢相信,被这么一问反倒像只警惕的兽一样,伸了伸毛茸茸爪子想要试探,想要抓他的心尖。

难道是为我好吗?是真心吗?

但那爪子依旧是没碰到——他连问都不敢问。

如果问出来,那王也会说当然是真的,我把心掏出来给你瞅瞅?还有我的胃,他会告诉你为什么它最近总是填不满,因为食色性也,它的主人不是变得好吃了,而是变得好色了!

但是张楚岚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问,那一双眼睛依旧清澈,清澈到毫无波澜。

“行,我以后不抽了就是。”

“……”

“我们回家吧,老……王哥!”

“……”

无可否认,Omega的卖乖简直是他们天生有利的武器,张楚岚甚至还可能尤为如此,尽管王也什么都不知道,却还是倒吸了一口气,方才还失落的心猛然高悬起来,暗道列祖列宗在上,还请救救不孝弟子,今日他算是废了,栽了?

他都要怀疑是不是对方说了要帮他入世,才故意给他挖的坑?

“道长,您没事吧?”张楚岚小心翼翼的看他,心里疑惑这人看自己的眼神怎么越来越吓人了,竟然气的脸都起红了,就算对方真的被他恶心到了,也不至于想打他吧?

果然不是每个人都像那混球一样,最起码王也可不是变态。

果然是逾越了吧。他无奈的抓了抓头发,尴尬的想要转移话题:“那道长,你还从来没说过,你为什么要下山入世啊?”

却没想到这一问,对方竟愣了一下,语气里继而便有些咬牙切齿的意味,王也愤愤道:

“为了找个那个叫张楚岚的孙贼!”

“……”

“你认识他?”

“不认识不认识。”

tbc

呜呜呜好想看阿青和岚岚两只交心互动!两双蓝眼睛的在一起对峙的景象……好像大妖怪对上小妖怪hhhhhh(原谅我脑洞诡异)

楚岚:大狐狸精!?

阿青:走丢的猫崽子?

评论(13)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