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不负兮

你们好呀。
其实我喜欢写文,
但是我懒……
一般只吃all主角,不拆不逆!
喜欢张楚岚
岚岚爸爸爱你!

(abo)all碧——宿愿13

      写个幼齿一点的楚岚崽崽。

      Ooc肯定有,我的。

     Abo设定,雷者勿入哦

13

在重申一下王也这人,皮相是真滴万里挑一,脱衣肌肉匀称,穿衣仙风道骨,且非池中之物,只待御风化龙。却唯独眼下黑眼圈瞩目。

而其中原由,他现在可算是知道了。

张楚岚默默的在被窝里叹气,第三次辗转反侧的看向不远处沙发上的人,心中一阵郁闷。

——哪有人大半夜还在打坐的啊!

迷迷糊糊中他早已打了好几个个哈欠,感冒和药效再加上温暖的被窝令他几欲昏睡,几乎是发狠的咬了几下舌头,才强撑着保持清醒,只是这样下去实在是不行,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了。

于是他艰难的坐起来,那边的人果然就被惊扰了,眉间一皱跟着睁开眼问:“怎么还不睡?”

那声音不算很温柔,张楚岚却还是听出来对方像哄小孩似的,便愣了一下,回小声应道:“我睡不着。”

“……那还是得睡啊,不睡怎么养病?”

“可是你也没睡啊?”

王也就看了他一眼,纹丝不动道:“我在打坐,边打坐是可以边休息的。”

“少骗我,你是在想出世和入世的事吧?”

“……”

“别担心,我都说了会帮你。”

这话令王也心下一动,想着他竟然说要帮我?

不由得再次打量这小孩,对方的眼睛向来又大又清亮,是黑色无疑,却放在黑暗中看着蓝莹莹的,如同猫崽眼中未退的薄膜,带着刚从被子里钻出来的困意。

这竟然还让他看起来有些委屈了。

“而且你坐在那里,动也不动的……谁能睡的着?”

“我不动又不代表死了,你别怕,睡吧。”

张楚岚却只当他是胡扯,毕竟这个人才是现在最大的危险来源啊,要不是实在没有办法,他怎么也不会跟一个Alpha如此同处一室,即便好对方看起来没啥经验,是个地主家的傻儿子,却也万万没有自己睡了却让猛兽醒着的道理。

于是他便大着胆子蹭到床边,然后用力扯住对方的衣角。

“道长,一起睡呀!”

王也被他一扯扯歪了姿势,想着这可真是胆儿肥了,敢要他堂堂王三少陪睡呀!便忍不住又掐住他的脸,道:“怎么,你睡了我的床还想要睡我呢?”

“我这不是看您的黑眼圈……”

“呵,谢谢你的关心。”

“应该的应该的。”张楚岚边点头边扒拉下对方的爪子,脸色又留下了淡红的印子,只不过这回他不仅没装哭,还笑得跟个小傻子似的。

可别是发烧烧傻了。

“别闹,看你困的都要冒泡了。”

“我一个人就是睡不着,道长你行行好,就当咱们兄弟俩交流下感情了呗。”

得,你生病你是祖宗。王也无奈的脱了鞋上床,然后等他躺好了他才发现,自己竟然在床的正中差不多。

“这么大一张床,你非要睡那床沿上吗?”

张楚岚嘿嘿两声,说自己习惯了,王也却怕他睡着的时候掉下去,伸手想把他扒拉过来一点,但对方固执的和他保持着距离……这让他有点恼火。

让你皮!他轻轻打了一下对方的屁股,感觉这具身体果不其然的一僵,那双眼睛见鬼的看着他。

“睡!”

他无比威严的吐出一个字,唬的张楚岚敢怒不敢言,愤怒似的瞪了一眼,乖乖闭上眼睛。

就这么毫无防备的睡着一个Alpha身旁,无论对方是不是个傻的,张楚岚都觉得自己肯定睡不着,但事实是人类的本质是真香,因为他一闭上眼,竟然就直接奔梦里去了。

这不是睡的挺快的吗。

王也探身将床边的夜灯关上,静静的躺下来后,却依旧想着白日里听到的二哥二嫂的那番话,分明就是最亲的人对他突然下山入世的担忧,竟连带着这小鬼也中枪了。

二嫂总是乱想也就算了,关键是二哥还阵营不明,果然结了婚的男人是个墙头草,倒不如一个人孤独终老,省的天天安抚这边又亏待那边,事多啊事多。

琐事一多他就怕呀,可那些凡尘俗世还在他的脑子里还是不停的转,变成无数个无法入眠的黑夜,但是今夜鼻尖却忽然嗅到旁边传来一股清甜的气味,带着令人迷醉的甜腻诱人,就像……

像吃的。

反应过来自己竟无意的咽了一下口水,王也觉得自己竟然有点饿,却又不像是饿了,他的胃明明是满着的,因此他默默的做了一下思想斗争,迷糊着着一翻身,竟也伴着这奇异的香气睡着了。

这一觉可谓是古怪的梦连绵不断,起来的时候怀里还有个温热柔软的东西,王也迅速想起身旁还有一个人,低头一看,张楚岚跟个乖宝宝似的还睡着,姿势和位置都和昨天晚上一模一样,简直是跟预想中不一样的老实。

他恍惚了一会,想叫醒对方,便轻轻推搡道:“阿莲,起来了,要吃饭还是要睡觉?”

本以为没有人能拒绝早饭的诱惑,却发现对方压根就不理他,直到被他推烦了,才好半天挣扎着回应一句:“要睡……”

语气困倦不已,连尾音都出来了,并且昨天发烧,嗓子听起来也有点沙哑。

王也不由自主的伸手,摸了摸这上回没能碰着的额头,却又发现对方真是生了一张巴掌小脸儿,还有一双算不上英气,甚至有些羸弱的眉。

所以配合着那双眼睛,才会让人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一肚子坏水。

手掌下的温度和细腻的触感都令人呆愣了一会,直到肚子突然不争气的叫了一声,王也瞬间在心里给自己来了个大爆炸。

看来这小鬼说的是真的了。

他真的能帮自己入世。

……辟谷学了那么多年,又白瞎了啊。

………………………………

张楚岚摸了摸自己的腰,摸了摸自己的腿,最后摸了摸自己的屁股。

然后他松了口气,像张摊饼一样的在床上给自己翻了个面,心中泪流满面。

竟然睡!着!了!张楚岚啊张楚岚,你的屁股是不想要了呀?要不是碰上了地主的傻儿子,我看你怎么办!

心塞的扒拉着柔软的枕头,张楚岚又悄咪咪的爬下床,朝垃圾桶看了一眼,发现果然被收拾掉了。

这操蛋的剧情。

正想着该怎么办,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令他从头到尾的炸了毛,Alpha的气息随之而来,似乎比昨天更显而易见了点,

“你干嘛呢?跟空气打仗?”

王也揪着他的后衣领把他拽起来,一点也不客气的训导说:“都要吃中午饭了,还不快去收拾,吃了饭吃药。”

“哦。”张楚岚站起来后看了几眼对方的脸色,对方似乎没什么不对劲,但不一样的地方还是有一些。

比如在家还要打扮的那么帅?

也许是帅的人穿什么都好看吧。

不过这家里唯一的Alpha暂且无异样,其他人又都是Beta,大概是短时间内对他没什么威胁。

天无绝人之路,张楚岚暂时稳住一颗心,屁颠屁颠的的坐在桌子旁吃饭去,只是他一直在想着要怎么开口让对方送他回去,便没话找话道:“二少爷不在啊?”

王也却在一旁用他那懒懒散散的优雅姿势喝汤,闻言只是看了他一眼,眼神却是要拿他下饭似的。

“吃饭不要说话。”

哦。

他凶我?

就跟小师叔一样。

小师叔呀……张楚岚突然心里突然咯噔一声,用饭的动作没停,却似乎已食之无味,一顿饭下来也没吃掉多少东西,而王也则与之相反,如同入世仙对烟火之味上了瘾一般,看的张楚岚有些吃惊。

这怕不是老虎(猪)的饭量哦。

然而这并没有结束,王也之后带他出去玩儿又搓了一顿,顺带着北京城里大大小小吃食,什么炸酱面、卤煮、羊肉串、北京烤鸭……

没错的,这哥们整整吃了一只烤鸭,张楚岚大概只吃了一个腿。

“道爷,金鱼不能吃,不要看了。”

“道爷,咱接下来吃谁!”

“道爷,你为什么看着我呀?”

你看着我我有点怕啊。

张楚岚左手糖葫芦右手臭豆腐的警惕着,想着这人敢咬他他就拿这些往人嘴里塞,然而他等了半天,王也却是眉头一皱摆了摆手,捂着嘴走开就去找地方吐了,顺便扭曲了那张脱俗的俊脸。

哈哈,让你吃那么多,撑着了吧!

他幸灾乐祸的想着,结果不一会就发现自己处境才更是危险。

没有任何遮掩的在大街上走了半天,全赖着身边有个Alpha,而对方一走,那些其他的便如同被蜜糖吸引的蚂蚁寻来,逐渐的凑到他身边,想要搭讪。

大多数Alpha表面上都还挺绅士的,尤其是在Omega面前,但的确是架不住他们看到猎物般的眼神。张楚岚小心翼翼的后退几步,趁着来人没注意迅速脱身,却在转身后撞上了一个人,对方则顺势搂他了一把,似乎在他腰间的兜里塞了什么东西。

张楚岚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只看见一抹雪白的发尾急匆匆的消失在熙熙攘攘人流中,从那个怀里沾染的气息也随之消散。而被放在兜里的两个硬硬的东西,正是他此时最需要的,之前藏在烟盒里却阴差阳错被丢掉的。

是崭新的抑制剂和掩饰剂。

    tbc

ps:抑制剂是发情期使用的,掩饰剂是平常用来遮住身上的信息素。

       楚岚之前把它们藏在烟盒里,然后被老王阴差阳错扔掉,后来楚岚想等老王睡着后去捡,结果自己没忍住先睡过去了(安排的明明白白)

       老王真好玩(危险发言)

      最近忙时间对我有些紧迫,写这章的时候匆忙,因此可能会不断修改,不过都是细节大家不要在意,反正我不会坑的(怕是个flag)。

     

      
   
      

     

评论(13)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