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不负兮

你们好呀。
其实我喜欢写文,
但是我懒……
一般只吃all主角,不拆不逆!
喜欢张楚岚
岚岚爸爸爱你!

(abo)all碧——宿愿12

      还是也碧主场。

      写个幼齿一点的楚岚崽崽。

      Ooc肯定有,我的。

     Abo设定,雷者勿入哦

12

张楚岚没来得及做心里准备,一进门,就差点被那豪宅里金碧辉煌给闪花了眼,一时间以为自己没睡醒,差点磨磨唧唧的不愿进去了。

“小张啊,别怕,就当跟自己家一样。”

说话的是王也的二哥,长的跟王也不怎么像,虽不至万里挑一,却也是一表人才,相比之下还带有一种斯文的拘谨。只是刚才一醒来,这人的表情和打量的眼神令张楚岚觉得无比古怪,不过那时他睡懵了,没来得及细想,就被这兄弟两人带进了家里,招呼着端茶倒水座上宾,那些个年纪大的老管家老阿姨,一个接一个的过来跟他嘘寒问暖,就连没啥事的也要故意跑过来,仿佛就为了要看他一眼似的,目光里隐隐带着某种慈爱。

张楚岚没睡醒的脑子更加懵了,坐在沙发上被慰问着一动不敢动,果真更像只被画了圈的猫,而且他不停的看向王也,几次语言又止,却不想这少爷脱了外套,整个人气定神闲的坐在那喝茶,再懒得看他一眼。

唉~ 要是有宝儿姐跟着,他还真就不怎么怕了,毕竟有人撑腰着呀。但现实是他孤身一人,来者不知善恶,这心里便不由得犯怂,再加上他刚睡醒就从车里出来,喝了几口风寒,还没好透的病根就又出来了。

“阿嚏……”

欺负怂人,病也不列外。

“你等会儿,我去给你换杯姜茶。”

旁边手脚麻利的仆人见他这样,二话不说转身离开,还没来得及说话,对方就已经跑了一趟来回,将一杯热腾腾的姜茶换到了他手上。

盛情难耐下,张楚岚一口闷了,待他面不改色的将杯子还回去,那阿姨既慈祥又有点怜爱的看着他:“是个能吃苦的孩子呀。”

“苦?”

张楚岚不觉得,他从小一个人长大,生病时连吃药都是个问题,更别说能有人给他煮一碗发暖的姜茶了。

“很好喝,怎么会苦呢?”

“因为这里面加了可多姜了,记得三少爷打小病了就拖着,宁愿吃药,也不愿喝一口我煮的姜茶。”

于是张楚岚笑起来,一张脸上又懂事又乖巧又甜的哟,就差冒出两个酒窝了。

“的确,少爷就是不懂事,阿姨的姜茶明明那么好喝。”

“你这孩子嘴真甜,以后想吃啥叫刘妈给你做。”

“那我还想喝阿姨的姜茶,喝了暖和。”

“好,你等会儿,刘妈再给你煮呐。”

阿姨说完便风风火火的离开了,王也便知道这人又在装样卖乖,想着这小子变脸跟吃饭似的,装的也真像。

“真不苦吗?”

张楚岚便扭头看过来,说:“道长,嘴里的苦哪算苦呀?”

他的脸上果然没了卖乖的笑,眼睛倒是变得红红的,有点茫然,脸上还有些红晕,王也还以为那是姜茶的效果,不想对方又打了几个喷嚏,还咳嗽起来了。

是真感冒了,而且比上次猛烈了许多,这病仿佛是逮着了机会,要把上回没发挥的劲都补过来一样,弄得张楚岚一阵发热一阵晕乎,有只手探过来想摸摸他的额头,被他毫不留情一把打开。

“表碰我。”

这小鬼……用得着一直这么警惕吗?

王也不在意的一把拉起人拖着走,边走边说:“我看你也别喝什么姜茶了,赶紧带你去医院看看。“

“医院?不不不,我不去医院!”

张楚岚一听他的话立马跟个兔崽子似的挣扎起来,王也差点没抓住他,只好让着说:“好好好,那请医生来给你看看行了吧。”

“不,我也不看医生!”

“……那你是不是想挨打?”

自打娘胎里出来以来,除却天下大事,就没什么能让他操心的,因此他本不是个爱劝导的人,哄不好就打一顿这种事也不是不能干,只是他一发狠话,周围竟不止有一双眼睛控诉的看着他,仿佛他在欺负小孩一样。

“小也,先让他洗个热水澡,给他吃点药再说吧。”

王二哥下楼发话,王也便无奈的看向手里拎着的兔崽子,对方似乎是依旧不太乐意,使劲推脱着,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说:“不行不行,我没带衣服不方便……”

“少废话,你都这样了,衣服我给你找一件还不成?”

——真难伺候。

王少爷发誓长这么大以来从没操过这样的心,便一边把人塞进浴室里,又让刘妈去给他随便找些衣服,但众所周知的是,凡是上了点年纪的人都比较喜欢鲜亮的颜色,于是等张楚岚洗的干干净净的来找他,就直接变成了一只热气腾腾的奶黄色小包子。

年纪还真小,难道他刚刚真是欺负了小孩儿?王也心里突然有些过意不去,又发现这小包子情绪有些不对,便以为对方是对这衣服不满。

“……你别这么看我,衣服是刘妈找的。”

张楚岚却没工夫理他,焦急的冲他问:“我的旧衣服去哪了?”

“拿去洗了吧。”对方凑近时身上一股沁人的香气,末梢还带着点甜味,当时王也以为这是家里沐浴露的味道,一下子没多想,直到对方又问:“我兜里的东西呢?”

“什么东西?”王也这才想起来,从身后拿出一包烟掂量着说:“你找这个?看不出来人不大坏毛病不少,连抽烟都敢,你家大人不管你吗?”

“我……”

张楚岚没来得及狡辩,脸就被掐住了,虽然用的力气不大,但是无碍自己的脸皮被牢牢地捏在对方手里,而这人又摆出一副凛然的道爷模样,吓他上瘾道:“我王也入道数年不曾下山,没想到世间已如此沦落,既然要入世,顺便教训一下你这种坏风气的小鬼也行。“

说着手上又用力,捏的那块皮肉泛起微红,隐隐作痛,张楚岚强撑着不敢动不敢动,却发现恶趣味这种事连道士也不列外,自己越憋着,对方反倒欺负的越起劲。

便心下一横,想到你吓我,那我就怕你还不行?于是就真的流下几滴眼泪,带着哭腔抽抽嗒嗒起来。

“呜呜呜我错了……”

王也没想到自己真的把人捏哭了,一个紧张之下赶紧松了手,看到那块柔软白皙的皮肉上果然留下了一个红彤彤的印子,又想着这小孩儿本来就怕,自己还这么欺负他,真是……白瞎了这么多年的修行。

“哎呀呀你别哭了,是我错了,我错了好吗?”

对方药还没吃,就被自己欺负哭,一边咳嗽一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王也的心抽抽着,真怕一个不小心对方就哭晕了。

而张楚岚则是凭着再接再厉的基本原则,直把自己哭的真的有点发晕,对方在一旁劝的满头大汗,才小心翼翼抽噎着说:“我……我是出来找爸爸的,但是身上没钱了,之前的确是骗了你,对不起,但是我后来就没再骗人了……是真的!”

“我信我信。”王也点头,想着之后对方的确是在专业贴膜,便愈发觉得自己做的不地道,这么小一小孩儿,得吃了多少苦啊,还不如当初自己上了当,也就丢几个钱,对方却能少受些苦。

“这烟是路上的一个大哥给我的,他看我可怜,我……”

“什么鬼大哥,可怜你还给你这种东西?”王也被气着,大手一挥直接把烟丢进了垃圾桶,然后摸了摸对方还湿着的头发说:“以后我就是你大哥,别哭,把你爸的名字和生辰八字给我,我帮你找。”

“……我不知道爸爸的八字。”张楚岚心里咯噔一声,紧紧盯着垃圾桶里的烟,扑上去就要捡,被对方当着不懂事一把拦着弄回来。

“那种东西别要了,对你不好,明天让人来收拾了,你快吃了药睡一会,我帮你擦干头发。”

完了,这会张楚岚是真的想哭了,却还是得服服帖帖的吃了药让人摆弄,王也一气下认了个弟弟倒是真的高兴,张楚岚装模做样也是真的乖,只是这样下去不行,他得想法子把东西捡回来,要不明天真把垃圾倒了,自己还真就完了。

“好了阿莲,去好好睡一觉,明天不行咱们去看医生。”

……阿莲???

“你还不如叫我老张呢。”

“小孩子家的别闹,快去睡。”

张楚岚心里着实有些顾虑,但想了又想,还是豁出去一把拉住对方的手,可怜巴巴的说:“哥,我怕,我要睡这里。”

“这可是我的房间。”

“那我和你睡一块。”

“行是行,不过你可别闹我,我睡不好了可是会打你屁股。”

“……行吧。”

  

    tbc

楚岚:人生如戏,全靠算计。

王也:我收了个弟弟,我怕我以后会后悔……

ps:国庆为啥不更新,嘤嘤嘤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有股魔力困住了我。

评论(8)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