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不负兮

你们好呀。
其实我喜欢写文,
但是我懒……
一般只吃all主角,不拆不逆!
喜欢张楚岚
岚岚爸爸爱你!

(abo)all碧——宿愿10

      今天也碧主场!

      想写个幼齿一点的楚岚崽崽。

      Ooc肯定有,我的。

     Abo设定,雷者勿入哦

    

   10

      京城王家之显赫,大概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但是王也从来都是打心眼里不想回家,他的志向是出世脱俗做一只闲云野鹤,可偏偏最近师父一脚把他踹出了师门,给他的理由也只是一句不明不白的话。

      “等你了却红尘再回来见我!”

      王也当时还迷糊着,揣摩了这话后便猛然大惊失色,恨不得上去抱住师父的大腿问清楚,奈何师父只会踹他屁墩,一副对他没眼看的样子。

      “师父,您到底算出我什么了?”王也苦笑着问道,自拜师以来,他一直还都挺受宠的,即便是师父嫌他太散漫,却也从未对他如此严苛。

      “等你见到那人,便什么都明白了,况且你这缩头小乌龟在我这藏藏躲躲那么多年,也是你该入世的时候了!”

      “师父您说就说,干嘛还骂我?”

      王也心里愈发苦闷,他眼巴巴的看着师父转身,冷哼一声就要把门关上了,便急忙又喊道:“师父,那人是谁啊?”

      “记住他叫张楚岚。”

      武当山的门被关上了,王也无奈的站起来,拍去一身尘土,但是那细小的颗粒似乎无处不在,拍了变少,拍了又有。

      于是他感叹,红尘啊……

      怕是一个大麻烦。

      下山的路还有一段,王也边走边给自己算了算,但是众所周知,道士是没法给自己算命的,于是他只好作罢,只是好半天才回到北京,看见路边遮风的小巷子墙边下坐了个小叫花子,地上贴了一张纸,装模做样的画了个八卦图,旁边写了醒目的两个大字:神!算!

      “……”

      王也入世的确少得很,便天真的想着或许民间有高人,自己算不出自己的命,还不能找别人算算吗?

      只是对方一抬头,他就有些后悔,那只是个看起来没成年的小鬼头,乱蓬蓬的头发,脏兮兮的脸,只有一双眼睛大大圆圆的,清亮的很。

      “大哥要算命吗?”

      这声音听着脆中带抖,又那么冷的天,王也觉得自己起了恻隐之心,便走过去蹲着,平视对方亮晶晶的眼睛问道:“你这测一次多少钱?”

      毕竟他带的盘缠不多,到现在,只剩两张银行卡。

      不过对方的眼睛还是更加亮堂了,朝对方摊出一只黑爪子。

      “五十?”

      “大哥,咱这是神算,五十不行滴,五百差不多。”

      王也的眉毛下意识抽抽两下,即使不谙世事如他,也觉得对方十有八九是在诓人了,但是一对上那双明亮的眼睛,似乎是在寒风中也无比天真烂漫。

      “算一个。”

      “好嘞,那您先来写个字吧。”对方说道,伸手递给他一块碎石,直接就要他在地上刻,王也倒也没嫌简陋,接过便地上刻了一个“世”字。

      “尘世。”

      王也疑惑,“为何不是出世?”

     “不入世怎么出世?”

     “你怎能说我没入世?”

     “啧,比如我问你,你有没有经历过悲欢离合?”

     “没有。”他一心向道,从来都是巴不得不回家,倒是家里那老爹会很生气。

     “生离死别?”

     “没有。”家里人该经商的经商,该出国的出国,该结婚的结婚,即使他远在武当,也从来一切如常,如果是武当,那就更平淡了,每天吃喝睡觉修道,根本没什么事会发生。

    “对什么求而不得呢?”

    “没有。”当出生于京城王家之时,虽不至于是天之骄子,却也注定了他想要的东西都自会有人送到他手上,即便是一心想要他继承家业的老爹,也最终拗不过他的意愿,放他去武当山上修道。

      但是这又怎么样呢?他和其他人没什么不同。

      王也觉得自己一直都是这样想的,直到他看的对方盯着他,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那双眼睛好像每问一个问题都会愈加明亮。

     “那最后,你有把什么人,放在心里过吗?”

      这句话王也没有立即回答,并不是他心里有鬼,而是在一瞬之间,他有些不懂对方的意思。

      但如果指的是喜欢什么人的话……

     “没。”

     “那你现在觉得我说的有道理了吗?”

      并没有……王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被忽悠了,算命还有这样算的?却看见对方的黑爪子又伸过来,道:,“该给钱呐。”

      “不对……你这就算完了?”王也惊讶,却不想对方腿大爷似的一翘,突如其来一副流氓相凶神恶煞道:“咋滴,你还不想给了?”

      卧槽这孙贼竟然变脸如此之快!王也想起对方刚刚一口一个大哥叫的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又看看这人现在这一脸市侩油滑奸商之相,顿时震惊的无以复加。

      但是有理竟然还是真的。

      他只好摸了摸兜子,无奈说:“我现在没那么多现金,你等我……”

      “你不会没钱吧?”对方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看着他,那眼神好像已经认定了他是个穷道士。

      “不行,今天你不给钱别想走!”

      王也长这么大,几乎从没人敢指着自己鼻子说自己“没钱”,即使有人要拐弯抹角的骂他,也不会从这种地方开火,毕竟大都自取其辱。

      但是对面的小鬼头就是敢了,况且,若是露出一副符合年龄的委屈表情也就算了,王也怎么也不会让他吃亏,但偏偏对方一脸傲然的凶相,眼里露出与之前截然不同的狡诈——奸猾之意昭然,令人越看越想抽他。

   tbc

      lofter新功能!我不久前就想过这个,没想到真的出了!

      强烈要求换衣服!楚岚的衣服都好老气有时候让我很不爽口亨。

      王道长真的挺多次被岚岚气到我觉得hhhhhh

      我又写冷cp了好爽!

评论(3)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