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不负兮

你们好呀。
其实我喜欢写文,
但是我懒……
一般只吃all主角,不拆不逆!
喜欢张楚岚
岚岚爸爸爱你!

(abo)all碧——宿愿9

      想写个幼齿一点的楚岚崽崽。

      Ooc肯定有,我的。

     Abo设定,雷者勿入哦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解除婚约?什么时候?

      张楚岚只疑惑了一瞬,便随即明白过来,心里无比高兴的想着谢天谢地,无论是谁干的先谢谢对方了,只是现在制住他的人显然不愿意看见他露出高兴的模样,于是张楚岚只好控制住自己,露出稍显示弱的表情。

      “你弄疼我了。”

      他眼巴巴的看着对方,眼神就像被欺负猫崽儿那样无辜软糯,弄得王震球心尖一痒,暗道不枉自己第一眼就看上对方,至今为止仍念念不忘。

      “是我下手太重了,不知道岚岚怕疼。”

      他一边心疼着把人捞起来抱在怀里安慰,另一边又开始动手动脚起来,摸背摸头摸耳垂摸摸脸,动作柔情蜜意的好像他是个宝宝。

      搞得跟刚才进门那一幕没有似的!

      张楚岚不敢拒绝,心里暗骂对方脸变得比翻书还快,搞得他不知如何是好,可若是再一不小心惹恼了对方,这发起火来跟狗咬人一样的变态,他可一点都招架不了。

      “岚岚,取消婚约的事你是不知情的对不对?”

      对呀,这种好事怎么不早点告诉他呢!张楚岚暗自腹诽,脸上却装的无比懵懂和诧异。

      “这件事我一点也不知道。”

      王震球这才好看的笑了笑,一双鸽血宝石般的眼睛便随之掩去了煞气,看的张楚岚心里有点慌,甚至对方凑过来亲了他一口时,让他差点没忍住炸毛了。

      “原来是这样,那这么说来,你长辈那边怕是误会了我们什么。”

      误会个屁!张楚岚强忍着没用手擦那一块,低眉顺眼的在对方怀里装乖,直到对方的手摸上了他的后颈,在那块微弱的凸起上磨蹭轻按,带着不明的暧昧与侵略之意。

      他的寒毛便一下子立了起来,雷法悄悄萦绕在颤抖的指尖,他不知道这人有多大能耐,但十有八九是比他要厉害的多。

      “张楚岚,你能喜欢我吗?”

      对方冷不丁的一句话将指尖的雷苗吓跑了个干净,张楚岚额头不断的冒起冷汗,对方的手还按在他后颈上,他能想象到自己温热的脉搏突突跳动,仿佛做着细微的抵抗。

      便突然想起来夏禾的那番话,那女人虽三观不正,但这样都没被人打死,应该也有她的道理。

      于是他僵了僵,愣怔怔的看着对方。

      “我是不讨厌你。”

      一瞬间,脖子上的手松了松,张楚岚便觉得自己做的大概是对了,正待他松了口气,没想对方一个用力摁住他的脑袋,下一秒他们便唇舌相依。

       王震球的吻技果然不负花花公子之名,上来就先堵得人喘不过气,待到对方脸憋得通红了,忍不住松开了牙关,这才要吃人似的长驱直入,将怀里青涩的小雏儿亲的眼冒泪花。

      这tm不是鬼子进村!?张楚岚清醒中愤怒的想着,但渐渐的他的头皮和腰间一起发麻,整个人变得又软又硬,软是对方要紧紧的抱着他,硬是他分明觉得自己僵硬的像根棒槌。

      其实在这个好奇心正旺盛的十七岁年龄时,大部分人对情·欲这种事都是久闻其名的,张楚岚并不例外,但自从突变巨变来临之后,对于发·情期的惧怕和痛苦令他怀疑一切,就连和张灵玉的那几天,他也下意识的都朦朦胧胧的,犹如镜花水月,醒了就忘。

      但不得不说,果然这种事……是比无能为力的喜欢一个人快乐的多。

      王震球最终松了口让他喘气,接着又顺着他的下巴向下啃,脖颈和锁骨处细碎的亲吻带来湿漉漉的痒意,于是他本能的向后仰了一下,没想到对方就顺势压着他和他滚到一块去了。

      张楚岚内心挣扎,他想着要不要继续呢?是严坚守礼,还是想浪·荡就浪·荡?

      但最终他还是推了对方一把,用明显不对劲的声音提醒说:“老子还没成年!”

      意思是你丫精·虫上脑了?

      “……”王震球愣了一下,对于他这种不解风情的硬瞎搅和行为选择了宽容,甚至还温柔体贴的替他整了整衣服。

      “是我做过头了,因为你刚才身上有点张灵玉的味,我不高兴。”

      他说这话时语气有些阴冷,但很快的就又调整成万里无云。

      “但是没关系,现在好多了。”

      ……这真是不太对劲,王震球今天不对劲,夏禾走后自己也不对劲,仔细一想,张灵玉前几天好像也有点不对劲!

      “岚岚,跟我走好不好?张灵玉这几天回不来,在这没人照顾你。”

      你怎么知道他回不来的?张楚岚直觉的有什么事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发生了,而且他又不傻,要是真跟这大尾巴狼走了,一万种可能是呗啃的连骨头渣都不剩。

      他这会还真没忘了自己是个Omega。

      但是当他一摇头拒绝,对方的神色又阴沉下来,这一会阴一会晴跟变脸似的变了好几次,张楚岚便有点心力憔悴,不知道自己刚才怎么想的,还差点真去招惹了这么个玩意

      “我要再见小师叔一面,再怎么说他是我的监护人,我不能……”

      张楚岚的意思是想表达他是个要脸的人,但王震球此时表情已面若冰霜,一双血色的眼睛阴冷的看着他,厉声道:“不行!想都别想!我不许你见他!”

      “……”

      我见他你也要管,你tm事怎么那么多!张楚岚气的要命,心里拼命的告戒自己打不过打不过,不能硬来。

      “我只是想见一面说清楚而已,见完了,咱俩就……就去订婚,行不?”

      他心一横睁着眼瞎说道,说完一看,对方的脸色果然又晴朗了起来,内心无语的想着这种又任性又变·态的家伙还真看上自己了,可是到底看上了自己什么?他改还不行吗?

      但眼看事有了转机,他也只好硬着头皮再接再厉,便忍者自我恶心扑上去,以一种黏答答的姿态抱住对方,说:“好球儿,我从不想欠人什么,你就答应我呗。”

      “但是你还欠我一颗心。”王亦秋抬手捏住他的下巴,又道:“那你也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

      “叫声哥哥来听。”

      “你怎么连这种便宜也占?”

      “少废话,快,张嘴。”

      张楚岚嫌弃且羞耻的沉默着,他没想到对方还要再拿两人的年纪来占便宜,只是对方不依不饶的捏着自己的下巴,他也只好张了张嘴,含含糊糊喊道:“球儿哥哥……唔……”

      亲密缠绵的吻再次拌随着Alpha信息素的气味,无形的告诉他接吻这种事真的很舒服,张楚岚忍不住闭上了眼睛,感受着呼吸不畅而带来的的酥麻快·感,对方的舌尖像是有魔力一样,舔的他几乎发颤。

      于是他觉得,再这样下去自己大概非要愈发的陷于情·欲,而不得不变得浪·荡了。

      “岚岚,你可要记住你说的话,不然……”

      王亦秋如此说道,语气里还带着一丁点狐疑和不放心,于是张楚岚便冲他笑了笑,一双眼睛如某种小动物似得干净清亮,让人不忍怀疑。

       可实际上,王亦秋的不放心是对的,因为他走之后这人就撒丫子跑到楼上,迅速收拾了细软,之后就悄咪咪的趁夜里逃走了!

      这次要跑远一点,连宝儿姐也别想找到他,张楚岚面无表情的想,然后他拿出一个小瓶往自己身上喷了喷,接着拦了一辆车。

      “往北开。”

      “去哪?”

      “您开就是了。”

      张楚岚心里决定去人多的地方,但他又不敢用身份证,于是只能边打车边走着,只是他没想到, 这一路向北风尘仆仆,最终行了万里路是假的,差点变成一个小叫花子倒是真的!

   tbc

小师叔小师叔,岚岚又离家出走啦!

张灵玉:掀桌

-(-

      

      

 

评论(4)

热度(154)